最新熱門關鍵字:  創意    管理  策略  領導
單期簡介
投資理財
NO.735
市場價值怎麼說?怎麼算?
吸引投資除了算數字還要說故事
你要如何確立一份資產的真正市場價值?對任何投資決策來說,這絕對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。那麼你想聽故事還是看數字呢?
2019-08-28 /  1332  2
輕鬆聽大師
俞國定導讀
收藏本期
 網路版長訂優惠


目 錄 導 讀 付費內容 延伸閱讀 輕鬆抓重點

財務報表不只有數字

財務報表不只有數字,還隱含許多預估、假設及主觀判斷。經理人如果看不懂財務報表,聽不懂財會人員在說什麼,也就很難與財會人員進行對話,提出合理的質疑,然後從數字中解讀公司的財務狀況,進而提出策略,有效改善公司績效表現。

企業的其他每項工作──行銷、研究與發展、人力資源管理、策略制訂等──顯而易見是主觀決策,是必須依賴判斷、經驗及資料決定的事項。但財務?會計?當然這些部門產生的數字是客觀的、黑白分明且不容爭辯的。但事實是會計及財務和企業所有其他部門一樣,藝術範疇的比重其實和科學一樣大。麻煩的是我們其他人通常忘記這個事實。

非會計專業人士自然假設記帳是單純的客觀活動,但事實上在編製公司財務報表時,必定存在大量判斷的需求。會計師嘗試利用有限資料,盡可能用最精確的敘述,說明公司營運績效有多好。會計師必須量化無法簡單量化的項目,這些工作總是產生大量的判斷需求,以及依據專業經驗做出的猜測。

假設和估算的結果,使得財務報表總是存在某種偏差。這不表示公司意圖欺騙讀者。偏差反而意味著不同會計師團隊,可能引導數字朝一個方向或另一方向傾斜。如果你了解會計師及其他財務人員慣用的假設和估算,你就更有條件破解數字真正意涵。如果經理人不懂財務,那麼會計和財務部門必定掌握主導權。他們挹注在數字的偏差,將影響而且甚至能決定決策的制訂。

因此,每當你看見財務報表涵蓋的數字,先暫停一下,不妨提出幾個簡單但重要的問題:

為了計算得到此數字,曾經採用哪些關鍵的會計假設?

這些數字是否涵蓋任何估計值?

這些假設和估算的自然偏差傾向哪個方向?

如果這些假設或估算其實不正確,代表什麼意涵?

舉例來說,考量計算公司價值時可採用許多方法。有許多方式可以做到這點,且各有其優缺點。部分選擇包括:

以公司盈餘,再對照可比較的公開掛牌公司,看看這些公司市值多少。此方法稱為本益比法。

查看公司每年賺得多少現金,再確認未來現金流在今天的價值。此方法稱為現金流量折現法。

查看公司所有資產──廠房、設備、庫存、商譽、客戶基礎等──的價值,再以重置這些資產可能需要的成本為基礎,計算公司價值的估計值。此為資產價值法。

這些估價法當中,每種方法都存在必要的假設和偏差。例如:如果你採用本益比法評估公司價值,你將假設股票市場是理性的,而且最後決定的價格正確且無誤。你忽略股市有時會和現實世界不同步的事實。你也忽略公司的「盈餘」數字本身其實只是估計值的事實,可能依管理當局的決策不同而有相當大的差異。同樣地,如果採用現金流量折現法,應該選擇哪個折現率總是存在不同意見。 折現率的微小差異,可能對最後的估價產生重大影響。

從表面上來看,每項估價法看似公允,但各有可能導致不同結果的各式各樣偏差。一直以來公司都是以這些估價為基礎,被收購、 出售或接受融資。因此,如果你能記住採用的數字和最後得到的實際數字,都是以最佳猜測的估算和假設為基礎,將對你很有幫助。如果這些假設最後證明不正確,結論就缺乏可靠的理由支持。財經智慧不可缺少的要件就是,對於最後得到的任何數字,總是想到其中採用的假設。

觀點分享

提升組織財經智慧

單憑數字不一定能說出公司的完整故事。任何公司的財務狀況總是會有來龍去脈──要在宏觀的架構下評估。在當下及不久的未來,企業的表現總會受到以下因素影響:
• 普遍的經濟狀況。
• 競爭環境的新發展。
• 客戶需求或期望的改變。
• 新技術的即將到來。
• 新商業模式的出現。
• 客戶喜好的改變。

若要了解宏觀局勢並加以因應,你應該將財經智慧內建在組織文化裡。這需要時間和努力,但你可以採取以下行動加快程序:

1 定期開設財經智慧訓練課程──透過課程花時間教導員工重要的財務概念,課程主題可能包括:
• 損益表
• 資產負債表
• 現金流量與專案融資
• 計算毛利的方法
• 庫存管理的原因和理由

2 每周召開一次「數字」會議──開放給組織內想出席的每個人參加。

3 設置幾張計分板和其他視覺輔助工具──進一步加強提高組織上下財經智慧所做的努力。




本文摘自:
NO.553 看懂數字不頭痛
Financial Intelligence: A Manager's Guide to Knowing What the Numbers Really Mean
by 凱倫.柏曼(Karen Berman)、喬伊.奈特(Joe Knight)
中文版/今天就看懂財報(天下雜誌,2006)